关灯
护眼
    听闻年轻解说员的质疑,岁数大一些的张解说员立刻紧张了起来,解说员是解说员,可不是评论员。

    如果夹杂严重个人情绪的话,会被开除的,他们可没有编-制,连忙说道:

    “或许吧,但是我们节目抽签是公平的,王战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他是当之不愧的武林功夫王,实力是配得上他的。”

    “对于碰上他的弟子晋级这件事,王战本身桃李满天下,他的弟子有资格参赛的也多,你看这都十六强了,还有四个,避都避不开,师父打得过弟子,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是吗?”

    说着在台底下碰了一下年轻解说员。

    年轻解说员听明白了张解说员的意思,不住点头道:

    “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这么解释比较合理。”

    陈展听得清楚,看的也明白。

    现在场上,古武术的人确实式微。

    如果将这一伙人算作一个人看待的话,王战成了现场为数不多的几个古武术人士之一,至少是比复活上来的天公大师要货真价实得多。

    一旁,王战带着他的四个弟子围成一圈,五个人正在一边商议着。

    四个弟子的脸上都挂着自信。

    “放心吧师父,我们四兄弟都安排好了,这十六强会分成四组,我们会各占四组之一,在各自的小组突围成功,为师傅保驾护航!”

    王战点头微笑,又是一番鼓励,几人便都上去抽签去了。

    侯武已经和现场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对方也告诉了他代表陈展的小球的特征,他摸来摸去,信心满满地一抽。

    打开签一看。

    顿时愣住了。

    “这tm的是谁?宋帕?”

    “抽到的不是陈展吗?”

    他的心中一万个问号。

    “不是说好了,已经把陈展的签安排给我了吗?”

    主持人则是微笑着结果他的结果,宣布了他的对手。

    侯武一脸不可置信夹杂着愤怒,不过戴着面具,没人能够看出来。

    王战的弟子之一则十分高兴,他摇晃着手,高举着手里的签。

    签上面写着陈展的名字。

    陈展可是本次大赛的人气王,而且人气王这种东西,只会评选一次。

    他想的十分清楚,他肯定得不了冠军,因为之后要让给他的师傅,这是规定好了的事。

    试问谁人不想争光露脸,除了得冠军,打陈展无疑是一个快速争光露脸的行为。

    陈展一没有名气,二没有实力,一看长相清秀,没什么肌肉,恐怕是哪个公司派来打武林牌的小鲜肉。

    一看就十分好打的样子。

    他们师徒已经跑遍了节目组,上上下下的关系全部被搞定,抽签这件事情,更是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想要抽到谁,就会抽到谁,至于侯武也找了关系,抱歉,关系没有他们硬,工作人员只会给他一个假消息,之后再对着他假笑。

    “这个陈展我打定了,天王老子来了都挡不住!”

    主持人宣布后,王战的弟子对着镜头亮着pose,说着豪言壮语。

    侯武看着工作人员的假笑,又瞪视着王战的弟子。

    心里都要被气炸了。

    “我都托关系了,还被搞,这个节目太黑暗了。”

    十六名选手形态各异。

    有外国大力士,有仙风道骨的老者,有年轻的搏击选手。

    不过他们都不是外表看上去那么单纯,被聚灵阵影响,赋予了特殊的能力。

    比如说,外国大力士领悟了猴拳,仙风道骨的老者最近酷爱裸绞,断头台,巴西柔术。

    搏击选手学会了太极拳,凌厉的拳风不再,打起拳来像是公园遛早的老大爷。

    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一路打来,彼此之间都有积怨。

    进入十六强,节目组已经将他们的出场费翻倍,而且表现得好,有亮眼之处,还会有额外的奖励,这种奖励动辄比晋级奖金还多。

    不过这些事情都写在保密协议中,各自保密,不得往外去说。

    于是乎,选手们心知肚明,很多选手都在为自己疯狂加戏,只为了名利双收。

    趁着抽签后的情绪。

    十六进八的比赛火速进行。

    第一个上场的选手名叫焦平。

    乃是白显国在这个擂台上硕果仅存的徒弟。

    他的师父自称门主,又是大师,平日里没少网络教学标榜天下无敌,结果上了擂台十几秒都没有坚持到,被击倒三次闹成了笑话,被很多网友做视频嘲笑。

    因此,很多被混元太极神鞭门忽悠的学员才知道上当。

    但是焦平作为大弟子,丝毫无视这些嘲笑的声音,反而经常在网上怒怼喷子,与人约战,借此炒热自己的知名度。

    他标榜他的师傅没有问题,之所以这样弱鸡的原因,乃是比赛之前喝了一口杯里的水,那个杯里乃是被有心人下了东西,故意让他的师父输掉。

    白显国也在病榻上发表声明,喝了那杯水后,整个胳膊抬不起来,没有力气。

    还亲自做了示范。

    “我平时打拳是这样地快。”用五连鞭的招法,打了几下快拳。

    “在擂台上,我是这样地慢。”说着,又做了一个小猫挠门的姿势。

    “我问你,这是为什么?答不上来吧。”

    他自问自答道:

    “你们也看到了,我比赛前喝了一口水……”

    后来,有人将此事报给相关部门。

    水杯拿去化验了,剩下的东西找到了,当时休息室的监控也找到了,水杯里面确实是被人下了东西。

    但是呢,两个犯人也抓到了,原来是被他的某两个弟子下了东西。

    而且东西的残留也化验了,下的是含有短时间大幅度提升功力的东西。

    两个弟子吐露了实情,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师父换了对手,一定打不赢,为了保住他们门派的名声,所以提前在里面下了可以短期内提升功力的东西。

    并不是什么对手下得没力气的东西。

    用了违规的东西都打不赢对方。

    这件事也被人揭穿之后,门派名声更加扫地,直接无法见人了。

    焦平却不管那些,一切谩骂他的,都成了爆火的工具。

    他有一个信条,夸也是流量,骂也是流量,富人是流量,穷人也是流量,靠虚假广告骗去的人更是流量。

    流量来了,立马带货!

    一上台,他便气势汹汹地喊道:

    “混元太极神鞭门没有孬种!谁敢不服,我让你当时就倒下。”

    “我不服!”他的对手立刻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