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兮诺多看了安暖两眼。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孤傲的眼神,亭亭玉立的身材……长得不像她不像霍廷懿不像果果,反倒有四分像安母。

    她把单老扶到轮椅上,再悄悄用力捏轮椅:不行,捏不坏。

    按以前的表现,小火苗一旦靠近她,她就可以恢复力气和速度。

    力气一旦恢复,她就能捏坏轮椅的把手,而此时一点都捏不动。

    她不是小火苗。

    安暖捏着红包的手慢慢放松,心中摆的那一卦不是单老会怎样,而是叶兮诺会起疑心。如果不消除的叶兮诺疑心,“千秋大业,功亏一篑。”

    手机响起。

    安暖出去接电话,用来逃避他们。然而电话并不好接,顾母像个泼妇似的张口就把她骂得狗血淋头。

    “安暖,你个贱人,非要撕破脸才好见面是吗?拿了我的钱又告我的状,你他妈的要不要脸?”

    “你给我滚出来。”

    “你能在霍家躲一避子?”

    “安暖,我劝你清醒清醒,听我的话最少还有路可走,把我得罪了,我让你A市也呆不了。”

    “你以为霍念初真的会管你?”

    “他一个唐唐霍家大少爷,会看中安家这种爆发富?你少做白日梦,他就是想玩你,玩你。”

    安暖听不下去了,真的,泼妇都骂不出这么难听,她白瞎了豪门的素质:“顾太太,安家不是爆发富。安家有百年历史和传承,顾家所使用的高档厨具和卫具就是安家的产品。拿安家的产品向安家人吹嘘,你不觉得自己很蠢吗?”

    顾母怔住:“什么?你说什么?”

    安暖本不想说这些,实在是顾母恶心人太狠:“顾太太,皇氏集团的最大股家姓安,安玲珑女士。我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她就是安玲珑。”

    “不可……”

    “你要不信,我可以发一份内部文件给你看看。”安暖挂断电话,打开网页用专号进入内部邮箱,把完整的皇氏集团的介绍复制出来甩给顾母。

    顾母打开网页。

    入目的第一张照片,不是别人就是安母,她雍容华贵,温婉大方,幽黑的眼神平静深邃,稳重优雅。

    顾母手抖,她知道皇氏集团的最大股东是安家,也知道安家惨遭灭门之后还留了最后一个血脉。这个血脉不仅没让皇氏集团被对手吞并,还凭一已之力让皇氏集团蒸蒸日上,成为豪门贵族的追捧之一。

    姓安的人那么多,她没想到安母就是安玲珑,更没想到她吹嘘且千金难买的奢侈品,在安暖眼中不过尔尔。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么低调?

    安暖趁胜追击,给顾母打电话:“顾家是首富,身价不过百亿。百亿的身价,你拿多少钱打发我?

    顾太太,我现在告诉你,你给的那点钱只够我半个月的零花钱,想拿这点钱打发我还远远不够。

    如果你真想让我远离谷竹,行,给我一个亿。如果你真想让我把谷竹从局里保释出来,行,再给我一亿。

    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凑钱,凑到了两个亿你联系我,否则过时不候。”

    顾母哑了。

    她高傲的胳膊失重的落下来。

    两亿,一个小时,怎么凑得到?

    顾家有钱也不可能在家里放两亿!

    去银行提两亿,一来要预约,二来今天是大年初一……怎么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