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同为父母,霍廷懿能理解顾父此时的心情,但是不欣赏顾父的作风:“顾先生可知道有个词叫强人所难?”

    顾父的眼中闪过尴尬,可为了儿子这点脸面又算什么:“霍先生说的对,我此时此刻的行为,的确有些强人所难。可小儿性格执拗……”

    “他性子执拗,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安暖难堪?”

    “这……”

    霍廷懿满目鄙夷语气冷冽:“因为门户之见?因为安暖的家贫配不上高大上的顾家?顾家高大上,我霍家就不高大上,我就不能看不起顾家?”

    “……”

    “顾先生,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式回应您,我看不起您,您不必再来求我。安暖在霍家就是霍家的客人,非诚勿扰。”

    “霍先生……”

    霍廷懿语气不变却不怒而威:“顾先生听不懂人话?大年初一非要我叫人把你赶出A市,让令公子在局里吃点苦头?”

    顾父五官抽搐。

    这就是虎落平川被犬欺?

    霍廷懿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转身回车上同时冷声说道:“在我眼里,再大的老虎都是纸老虎,何况你还是只猫。”

    霍廷懿坐进驾驶室。

    果果手动点赞:“爹地,酷!就该这样,看谷竹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再探头到窗外,对着顾父说:“谷竹在学校欺负我很久,还跑到我家里挑衅。谷竹和我水火不融,他要出来还得欺负我,所以让他好好关着吧!”

    顾父脸色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