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同为父母,霍廷懿能理解顾父此时的心情,但是不欣赏顾父的作风:“顾先生可知道有个词叫强人所难?”

    顾父的眼中闪过尴尬,可为了儿子这点脸面又算什么:“霍先生说的对,我此时此刻的行为,的确有些强人所难。可小儿性格执拗……”

    “他性子执拗,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安暖难堪?”

    “这……”

    霍廷懿满目鄙夷语气冷冽:“因为门户之见?因为安暖的家贫配不上高大上的顾家?顾家高大上,我霍家就不高大上,我就不能看不起顾家?”

    “……”

    “顾先生,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式回应您,我看不起您,您不必再来求我。安暖在霍家就是霍家的客人,非诚勿扰。”

    “霍先生……”

    霍廷懿语气不变却不怒而威:“顾先生听不懂人话?大年初一非要我叫人把你赶出A市,让令公子在局里吃点苦头?”

    顾父五官抽搐。

    这就是虎落平川被犬欺?

    霍廷懿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转身回车上同时冷声说道:“在我眼里,再大的老虎都是纸老虎,何况你还是只猫。”

    霍廷懿坐进驾驶室。

    果果手动点赞:“爹地,酷!就该这样,看谷竹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再探头到窗外,对着顾父说:“谷竹在学校欺负我很久,还跑到我家里挑衅。谷竹和我水火不融,他要出来还得欺负我,所以让他好好关着吧!”

    顾父脸色难看。

    霍廷懿倒车,从他车边擦过去:“什么玩意!敢别我的车!”还是叶兮诺在车上的时候!万一闪了他老婆的腰,姓顾的赔得起吗?

    霍廷懿朝叶兮诺伸手,想安抚安抚他家宝贝。叶兮诺却不着痕迹的避开,同时咳咳两声:后面还有人呢!

    安母捂着嘴笑:“霍先生和霍太太的感情真好,真是羡煞旁人。”

    霍廷懿笑得满脸见牙不见眼:“应该的应该的,自己老婆就得自己疼。”

    安暖却忽然插了一句:“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会互相吸引?爱情是什么感觉?”

    安暖不懂也不懂谷竹,她想知道谷竹是以什么心情哭,又是以什么感觉从P市追到A市,孜孜不倦,飞蛾扑火。

    “爱情就是一种本能的吸引,看见了心里高兴,看不见了心里会想念。就好比谷竹,他从P市追到A市,就是心里想念你,想要天天看见你。”霍廷懿碍于她是孩子,半教半试探。

    安暖脱口而出:“我不想他,也不想天天见到他。他每次缠着我,我都觉得好烦想要离他远点。这样一来,他喜欢我,我不喜欢他,我们就建立不起爱情?”

    霍廷懿摇头:“你可能不喜欢他,也可能喜欢他而不自知,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要着急,等长大点再说。”

    安暖还是没有弄懂,爱情这玩意长大就有了?和谷竹?晃晃脑袋,想把谷竹落泪的画面晃出去。

    到达霍家老宅。

    门口停了好几辆豪车。

    叶兮诺咦了一声:“单家哥哥就来拜年了?今年他们来的够早的。”

    又何止是单家哥哥来了,单老也来了霍家,一进门就听见他的声音:“我就是想见见果果的女朋友,五代同堂嘛,我这把老骨头再挺几年,不定真能等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