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楚穆摇摇头,有些警告的意味,道:“你还是别试了,是真疼。”

    “不过你拔我的睫毛干什么?”

    “看看有多长。”夏侯渝说着话,趁楚穆不留意,再次将手抽出,迅速地拔下一根睫毛,将两根睫毛放在一起,看了又看,“你的睫毛竟然比我的要长?”

    夏侯渝紧紧盯着楚穆的眼睛,竟然这么长吗?

    楚穆看着面前这双水眸,她眼底有淡淡的蓝色,应该是夏侯夫人是异族的缘故。他觉得自己的睫毛就算是再长,也没有她的这一双独一无二的眸子好看。

    “我一个男子,好看又不能当饭吃。”楚穆有些无法理解她这种思维。

    夏侯渝想了想,也对,自己也不靠脸吃饭,关注这个作甚。

    “今日难民的事情还算是顺利,陛下不用担心。”夏侯渝很想和他说,你赶紧回你的养心殿去吧,我要休息。

    “这是必然的,只要是阿渝决定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失手的。”他想起了她之前捉弄自己,当真是花样百出,偏偏自己那个时候古板不知变通,每一次都被她捉弄。

    夏侯渝总觉得他话中有话,也懒得去深思,猜人心思当真是一件极其费劲的事。

    她现在就只是希望,楚穆不要再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不然她不介意来一个猛药。不过自己之前那般说,他一个皇帝,总归是要尊严的。他对自己,若是存着利用的心思还好,要是男女之情,那可就不太妙。

    楚穆见她不接话,就知道这是在赶人了。

    “那我先回去,你自己出去注意安全。”虽说他派了人在暗处护着,可还是忍不住交代一句。

    夏侯渝十分难得地站了起来,行了一礼:“多谢陛下关心,恭送陛下。”

    门外的石头在楚穆离开之后就跑了进来,脸色和往日里大不相同。

    夏侯渝神色一下子认真起来:“可是家中来信了?”

    “是。”石头说着,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小姐先看着,我去外面守着。”

    夏侯渝的眼眶,在看完信件之后就红了起来,若是刺过来的事刀枪利剑,她从不惧怕,可看着母亲的短短几字,她终究还是红了眼。

    “护好自己,待娘来。”

    不想父亲那般,让自己费尽心思窃取军事布防,而是让自己好好护住自己,她这么多天建立的心防,瞬间土崩瓦解。

    至少自己没有被放弃,不是吗?虽然她觉得在这大楚皇宫也还算是不错!

    养心殿中

    楚穆的眼中掀起阵阵惊涛骇浪,转眼之间就归于平静,看向跪在下首穿着黑色劲装的人:“无论如何,你们都要护住渝妃,至于贤妃的计策,不要阻拦。”

    若是那个女人执意如此,他不介意连带着她的娘家——西门一族,一起端了。当初同意西门家将她进宫,就是因为西门氏和夏侯氏有些渊源。西门一族是第一任西南节度使,只是到了后来慢慢没落,被夏侯氏所取代。

    自己刚刚登基时羽翼尚未丰满,为了防止西门氏伺机报复,这才将她纳入后宫,由自己亲自看守。可是如今,这西门家到底要走阳关道,还是要过独木桥,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夏侯渝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第二日起来发现,身上的酸痛缓和了不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带着石头又去了难民那边。棚子还未完全搭建成功,夏侯渝不放心,还是想要亲自去看着。

    几日相处下来,她发现了这些百姓的可爱之处,他们和性格那边的百姓有所不同,不像西南百姓那般外放热情,可他们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含蓄表达他们的谢意。

    夏侯渝每一天过去都会发现自己施粥的地方会多一点东西,有时候是竹编蚂蚱,有时候是布制垫子,还有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一捧鲜花,歪歪扭扭地绑成一小束。

    石头这些日子也高兴,显然成了孩子王,那些小孩子一天天围着她唤石头姐姐,可叫她高兴得不得了。

    可这一日,夏侯渝才到就发现不对劲,那些难民看向自己带着怨恨,眸中的情绪甚至比第一次见面之时还要复杂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