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其他人继续唱歌喝酒,沈黛与曾红林坐在角落里,谈起了范家兴来。

    “曾副主任,你对范家兴这人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之前在范家瑞的时候,对他的家庭背景做了调查,才知道范家兴是他弟弟”

    “这么说来,范家兴本人在江海省,也不是一般人咯”

    “之前和朋友聊天时,听过他的一些事迹,范家兴早年是做汽修生意起家,接触的都是一些三教九流,他自己也喜欢与这些人来往,后来发达之后,手底下也养了不少人,对外说是安保,其实都是他养的打手”

    “听你这么说,范家兴还涉黑了?”

    “涉黑倒是谈不上,只是,他经常出入娱乐场所,酒品不好时常与人发生冲突,身边的这些人,就是帮他打架的,要不是他身后有他哥撑着,早八百年被人揍了”

    “范家瑞不就是个银行行长吗?在江海省面子这么大?”

    “沈主任,你可别小看一个银行行长,范家瑞是省行行长,手里权限不小,就光申请贷款这一项,就得让不少老板对他讨好,更何况,他手里还管着其他不少事”

    听完曾红林说的,沈黛若有所思起来,心里对范家瑞案子的怀疑更加深信几分。

    二组查了这么久,居然一点没查什么异样,想到此,沈黛的眉头紧皱起来。

    曾红林看沈黛表情也知道,她心里惦记着范家瑞的案子,忍不住宽慰几句。

    “沈主任,您也别着急,范家瑞的案子二组查了这么久都没有破绽,您才刚来,也不了解情况,慢慢来啊”

    沈黛看向曾红林也没多说什么,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杯,两人喝起了酒。

    范家兴离开KtV包厢后,也没了玩的心思,叫了小弟便开车回家。

    回去的路上,想着刚才在包厢里见到的女人,那个自称是监察二室的主任,他心里一时没底,拿起电话给他哥打了过去。

    “喂,哥,是我”

    “小兴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啊?不是让你最近别出去玩吗?”

    “哥……我在家憋不住,下次不会了”

    “现在是非常时期,纪委在查我,要是我出事,大家都玩完,你给我省点心吧”

    “是是是,哥,我错了,没有下次了”

    “说吧,打电话过来干嘛?”

    “哥,我刚刚在KtV碰到了监察二室的人了,他们好像在聚会,里面有个年轻女的自称是监察二室的主任,你认识吗?”

    “年轻女人?她身边有没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国字脸,眉头有川子皱眉,身高大概175左右”

    “有,最早之前是他跟我说话的,还说请你喝过几次茶”

    范家兴这话一出,电话那头传来,杯碟摔碎的脆响,接着就听到他哥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知道他,监察二室的副主任曾红林,好几次传唤我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