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这时已经走到贺冰面前,伸手,轻托贺冰的下巴:“小冰冰,小宝贝,你不看武侠小说的吗?”

    “武侠小说?”贺冰一脸懵。

    “武侠小说里的内家高手,可以运功排毒的啊。”朱志远笑。

    贺冰这个年纪,当年正是武侠小说流行的时候,她也看过几本,自然知道一点。

    “你……你是内家高手?”贺冰惊愕。

    “正解。”朱志远笑着,手轻轻摩挲贺冰的下巴。

    她的下巴不尖,反而有些圆润,肉肉的,手感相当不错。

    当然,不仅仅是下巴,这个女人各方面都相当不错,可以说是天生丽质。

    他的动作轻佻暧昧,但贺冰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完全傻掉了。

    她自认已经摸到了朱志远的底,而且高看了他一层,可没想到,朱志远比她想象的,更加深不可测。

    居然还是什么内家高手,这简直了。

    而看到她这个样子,朱志远则是特别的开心。

    他猛地一躬腰,把贺冰扛在了肩上。

    贺冰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大点声。”朱志远猛在地她屁股上打了一板。

    他这一板用的力不小,贺冰啊的痛叫一声。

    “这就对了。”朱志远呵呵笑:“小冰冰,哥今夜给你玩个新鲜的,对了,摄像机不许丢,呆会哥给你拍下来,到八十岁,我们可以慢慢回忆。”

    他说着,又在贺冰屁股上打了一板。

    贺冰给他打得又叫了一声,却真的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摄像机,不敢丢,这个死人打起屁股来,是真下得手的。

    突然下起雨来。

    狂风暴雨中,有隐约的嘶叫:

    “……好哥哥……亲哥哥……饶了冰冰……冰冰再也不敢了……”

    第二天,朱志远就离开立固,转机回国。

    一直到下午,快又是傍黑的时候,贺冰才起来,她叫了两个手下,让他们喝了酒。

    那两个手下立刻手脚发软,不能动了。

    确认药有效,贺冰把龙雄叫进来,道:“真有内家高手?就是武侠小说里的那种?”

    “不知道。”龙雄有些茫然:“有人说有,但我拜访过一些名家,都是在嘴上吹。”

    说到这里,他道:“不过不管怎么样,外家也好,内家也好,都挡不住子弹,冰姨,你要是想要朱志远的命,我可以找一个枪手……”

    “滚。”不等他把话说完,贺冰直接把他轰了出去。

    到外面,龙雄看着远处的天空,阴云堆积,估计呆会还会有雨。

    “女人都是贱货。”他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

    昨夜,他其实就在后院的楼下,楼上窗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

    所谓找枪手,他其实是试探,果然,贺冰直接翻脸了。

    贺家根在东城,对朱志远有忌惮,是一个原因,但这不是主要原因。

    真要是恨了朱志远,另外找机会买枪手,完全不必有任何顾忌,买的枪手,即便给国内抓到,也不可能把贺冰供出来啊。

    真实的原因是,贺冰不愿意。

    女人都是贱货,这就是他对贺冰的认知,虽然,贺冰是他从小就喜欢并且敬畏的人。

    朱志远回到国内,先给柳眉打了招呼,晚上就去高家吃饭。

    柳眉跟高东红说了,晚饭时分,高东红就回来了。

    三年多来,高东红对朱志远越来越重视,只要朱志远说有事找他,他就一定会回来。

    见面先说了一会儿闲话,趁着柳眉进了厨话,高东红低声对朱志远道:“小志,你那个针,多扎两次,没事的吧。”

    “那肯定没事。”朱志远道:“懂的人,多扎有益,当然,不懂的人,乱扎,也会有麻烦。”

    他笑看着高东红:“有效果,要不,我再给你扎两针?”

    高东红稍有点儿尴尬,却毫不犹豫的点头:“要得,再来两针。”

    他说着,自己就躺下了。

    朱志远掏出针,给高东红扎了几个穴位。

    如果余白杏在,就能看明白,这是守户四针。

    但这世间,能看明白的,也只有余白杏了,其它人不懂。

    朱志远也不必说,有些事,做就行了。

    关健看人,有些人,不值得他用守户四针。

    柳眉从厨房里出来,见朱志远又在给高东红扎针,她其实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故意问了一声:“又怎么了?”

    高东红掩饰:“啊,腿有点痛,让小志扎一针。”

    “姐夫你这腿的毛病,其实和腰有关。”朱志远一本正经的样子:“而腰上的毛病呢,我看了看,好象和姐有关。”

    “呸。”柳眉顿时就撑不住了,呸了一声,又回厨房里去了。

    “你这家伙。”高东红指着朱志远,笑。

    朱志远便也嘿嘿笑。

    他永远能把气氛搞得很亲切随和,这是他的本事。

    说起来国内三千万光棍,要个个有朱志远这样的情商,那就绝不可能打单身。

    “三千万光棍,是让人头痛。”

    吃饭的时候,朱志远提起这个事,高东红也皱起了眉头。

    “现在只是头痛,以后才是个大麻烦啊。”朱志远道:“十年之后,这些人四五十岁,勉强还好,二十年后,就真的麻烦了,这群人普遍进入五六十岁,啧。”

    他就着摇头。

    柳眉道:“慢慢的老了,也就……”

    说到这里,她意识到有些不对,没说了。

    “不是的。”高东红长期执政,思维更成熟,道:“四五十的人,心里总还有点希望,有点盼头,而人只要有希望,就不会极端,但到了五六十岁,那几乎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是的。”朱志远道:“五六十岁,你就给他女人,他也动不了了,没有家庭,没有孩子,不再有任何希望盼望,而现在生活好,寿命长,偏偏五六十岁,多少又还有点精力,刚好可以搞事,如果人数少还好,如果多达几千万……”

    他说到这里,柳眉啊呀叫了一声:“那还真是个大麻烦。”

    “是的。”朱志远道:“五六十岁,生即无望,死又还早,如果特别富裕也还好,可打一辈子光棍的人,怎么可能富裕,等于五六十了,还在过苦日子。”

    他一摊手:“不能期待每一个人都是老黄牛,即便是老黄牛吧,也有发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