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宋温惜掩住心慌,故作满不在乎地道:“陛下认识那么多人,有一两个与臣想象的,也不稀奇。”

    是她疏忽了。

    先前一群人在山中逃命时,她便是这样,在野外寻找水源,找果子,捉野兔。

    若晏望宸想起来这些,恐怕很难不将沈温淮河宋温惜对比。

    好在,无论如何,他大概是猜不出她易了容。更何况,他不知道她是淄阳王的亲生女儿,也不知道她先前与淄阳王的交易。

    晏望宸正欲再说什么,林策抓着野鸡回来了,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林将军,你的士兵,还需沈世子替你照顾?”晏望宸双臂环胸道。

    林策微微一愣:“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士兵口渴,想要喝溪水。我正准备烧些水给他们。”宋温惜淡淡道,“既然你回来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她拍了拍手起身,对晏望宸道:“我去看看公主。”

    说罢,她朝公主的马车走去。

    宋温惜撩开马车的帘子,只见晏时鸢正默默流泪。察觉到来人,她慌忙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你来做什么?你现在是男子身份,同我一辆马车不合适。”

    没了外人,她再也没有公主的架子。

    宋温惜微微一笑,还是上了马车:“公主还会在乎这些?莫非是怕林将军吃醋?”

    “他怎会吃我的醋……”晏时鸢沮丧地垂着头,“他方才,看都不看我一眼。”

    宋温惜刚想说,林策刚才可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上的马车,一双眼睛就像黏在她身上一样。但她想到晏望宸的嘱咐……

    ……

    “记住了,不许将朕的计划告诉林策和晏时鸢。”

    ……

    她抿了抿唇,挤出笑容道:“公主,林将军说野兔不合公主胃口,特意为公主抓了野鸡回来,公主要不……出来吃两口?”

    她强调了“特意”二字,够隐晦了吧?

    可是晏时鸢却苦笑了一下:“他这是怕我饿着自己,撑不到去珈岚?”

    宋温惜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

    她怎么会这样理解林策的行为?无论怎么看,林策也不像是不在乎晏时鸢的样子。她甚至都怀疑晏时鸢的眼睛是不是和自己的不同?

    难道,这就是当局者迷?

    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拍了拍晏时鸢的手,道:“公主,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话听上去很假,对于晏时鸢而言,恐怕与挠痒痒无异。但这却又是真的。晏时鸢以为自己的命局已定,与林策再无可能。

    殊不知,晏望宸还有别的打算。他从未想过要真的牺牲她,来换取江山的和平。

    晏时鸢知道她在安慰自己,笑了笑,道:“你还有空担心我,这一路走来,你与晏望宸同乘一辆马车,岂能安然隐瞒身份?”

    宋温惜抿了抿唇:“其实……他……已经发现我是女子。”

    “什么?”晏时鸢一个挺身坐直了身板,“什么时候的事?”

    “有段时日了。”她回道。

    晏时鸢瞪大了眼睛:“那……他知道你是……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