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汐泽俯下身,双手捧着茗霜的小脸,“茗霜,别怕,你哥哥很快就会痊愈,很快就会回到你身边了。”

    茗霜似懂非懂地眨眨眼。

    看着和深深酷似的瑞凤眼,林汐泽的笑颜绽放,温暖如阳。她紧紧地拥抱了茗霜,取出璃魄印,放在小小的手心,紧紧合住,“这是你父母的灵珠凝结而成,你一定要收好了,不要给任何人,记住了吗?”

    茗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好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乖,回房睡一觉吧!”她扳过小小的身体,双眸氤氲。

    茗霜走了两步,停下,扑进她怀里,紧紧地抱住她的脖子,怎么都不松手。

    “怎么了,”林汐泽好容易安抚了茗霜,小小的脸上挂着泪珠,“怎么哭了?”

    茗霜摇摇头,再次紧紧抱住她,不愿松开。

    “茗霜乖,哥哥在等着我呢,他很快就回来了。”林汐泽有些哽咽,抚摸着茗霜的小脑袋,“哥哥是茗霜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会很疼爱茗霜的,比我还疼爱茗霜。也只有他能保护茗霜,是唯一不会伤害茗霜的人!”

    此时已是黄昏。

    城内很多人都已经迁回地面上,夕阳西下,烛火初点,炊烟袅袅,好一幅温馨的画面。

    而羽菲拦着禹陈知的画面,打破了这时的和谐,“外公,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难道你想看到百年后,神屠大军卷土重来,那时,我们就只能任人鱼肉了。”禹陈知理智道。

    “可是,也不能让汐汐一个人承担所有啊!”羽菲无力道。

    “羽菲姐姐…”

    林汐泽看到羽菲双眼通红地拦住蝾驹马车,无比感动,“羽菲姐姐,你可以送我一程吗?”

    羽菲此时无计可施,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对视上她义无反顾的眸子,也只能泣不成声地点点头。

    在蝾驹马车疾驰的过程中,林汐泽虚弱地靠在羽菲身上,两人在车厢内一直无话。

    羽菲知道对方的心意和决心,劝不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时也只能默默地陪着她,完成她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