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敬安连日来的繁忙让华浓有些情绪。

    且情绪多半来源于小家伙难以管教。

    首都一行,没有带月嫂,飞机上照看孩子,被他闹得有些头痛。

    被陆敬安放在床上的时候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

    瓮声瓮气地哼了哼。

    “我把儿子抱进来就来陪你。”

    华浓哼哼唧唧地:“不想要他。”

    “那怎么办?丢了还是送人?”

    “你敢!”

    陆敬安半侧身躺在床上,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腰,淡笑道:“我不敢。”

    “听话,”男人俯身亲了亲妻子的脸颊。

    公司老总抱着孩子在外面一动不动,一时间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进去?万一打扰老板跟老板娘了怎么办?

    不进去?抱回自己办公室?也不合适啊!

    路过的人但凡见了他都要问一句是谁。

    他小心翼翼回应:“太子爷。”

    众人惊讶,停下手中的活儿一个个地凑近观赏着:“不愧是京港第一美人生的啊,这小小年纪,以后要是个渣男岂不是一只手能骗十个?”

    “陆董也不差。”

    “正正得负,怎么就没灵验呢?果然啊!造物主对资本家总是格外偏爱。”

    众人:..............

    “软乎乎的,戳一下。”

    “嗳——别动手。”

    有人手软,被人喝止,陆敬安出来时,就见一群人围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什么。

    “看什么?”ŴŴŴ.biQuPai.coM

    身后询问声响起,门口的众人尴尬地作鸟兽散。

    四周散开,他才发现众人围着的是他儿子。

    “陆董,小公子...........”

    “给我,”男人伸出手。

    老总将小家伙递给他,莫名松了口气。

    陆先生抱着儿子回到休息室时,华浓已经睡着了。

    索性,将孩子放到办公室的沙发上,拎着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跟老婆的高床软卧比起来,多少有些粗糙。

    “爸爸.........”

    “醒了?”陆先生刚带上休息室的门,回到办公桌前,尚未来得及坐下,小家伙揉着眼睛坐在沙发上朦朦胧胧地望着他。

    小家伙张着手瓮声瓮气开口:“要抱抱。”

    陆先生走过去抱着儿子靠在肩头,稍有的清醒转瞬即逝。

    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索性抱着孩子坐到了电脑跟前,让小家伙贴在他身上睡。

    大黏包生了个小黏包。

    华浓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赤脚打开休息室的门出去,见陆敬安抱着孩子正在看电脑文件,指尖在键盘上时不时地游走。

    修改着什么东西。

    “醒了?”

    “来,”陆先生招了招手,让爱人过来。

    “不是给你放了拖鞋?”

    华浓人在前头,灵魂在后头飘荡着,始终没有跟上她的步行速度。

    走到陆敬安身旁,抱着膝盖蹲在了地毯上。

    可怜兮兮的,跟刚睡醒的猫儿似的,发着呆,有些蒙圈。

    某一日,徐姜问陆先生:“当爹是什么感觉?”

    陆先生答:“分身乏术。”

    普通男人在事业和陪伴中做选择,而他,在老婆和孩子身上做选择。

    惯着大的,还是惯着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