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吱吱沙沙的连串声响,是金字塔某种坚硬之物从外部槽开的声音,阳光从孔缝中透进了这几千年的阴暗中,紧接着是框框的巨响,那是终结者试图用他那比钢铁还要坚硬的身体钻进塔内与那千年的古砖摩擦所发出的声音,待第一具终结者进入塔内后,立刻发出一张蓝色的大网扫描塔内,而后说道:没发现异能者的踪迹。

    阿尔法和其他终结者共享着视觉画面,用视觉这字眼来形容是以人类的角度,精确的说法是数据,所有终结者看到、听到、接触到的资料都以数据的方式共享。

    在那具终结者无所获的时候,阿尔法说道:那里。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座金字塔上,阿尔法侦测到那塔内发出异常巨大的能量,但只有阿尔法侦测到,因为这股能量和一般能力者的能量波动不同,更像是刚才和他交手的法老所使用的奇怪力量,那股连阿尔法都感到陌生的神秘力量。

    很快的,所有终结者都进入了那座金字塔内,回报道:他们在这。可那具终结者传来的画面有些异常,阿尔法立刻飞进了那座金字塔内,他要亲眼看看这些异常是怎么回事。

    这里确实有项武等一众人,墙上还有许多打斗的痕迹,项武一行人则都是躺在地上,但呈现的方式有些奇怪,就看能力者全部手牵着手,其他的非能力者如王建、海森等人,则像是突然被关掉电源的机械一样以奇怪的姿势倒地。

    一具终结者说道:他们都没有生命迹象。

    这点阿尔法也知道了,说道:这是为什么?

    看着周围的战斗痕迹,阿尔法心想:难道是自相残杀,恩……在人类的历史中也不乏这种事情发生,难道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吗?这可以解释墙上的战斗痕迹,但却无法解释他们倒下的姿势……

    奇怪、不解,这是阿尔法自有意识以来极为出现少数的感觉,在狄米特小屋中,他感应到克罗伊的传送门残留下的时空痕迹时让他觉得奇怪,在面对法老的混沌魔法时,他也感到奇怪,这次是第三次。

    正当阿尔法还没搞清楚眼前的异常时,在人类营地的终结者也传来异常的讯息,从画面中阿尔法看营地内所有的人都死了,姿势各异,有些是坐在虚拟舱中,有些像睡死在床上,有些则像是正在做什么,可像机械突然没电一样突然倒地,姿势各异。

    阿尔法惊觉不对劲,他对所有终结者下令去看其他不在营地的人是什么状况,没多久,阿尔法就收到各地终结者回报的画面,所有的人类都死了,阿尔法更疑惑了:所有人类都在这同时间死去,这怎么可能?即使用上人类的终结武器核弹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即便是我,也无法无声无息的让全人类同时死亡,这是谁做的?

    阿尔法再将目光移到法老身上,这个人的一切都超出他的理解,法老的寿命和他那奇怪的力量从何而来?

    这时阿尔法才注意到法老并不在这些人之中,那个奇怪的家伙去哪了?阿尔法很确定没有一个人从这金字塔逃出,法老应该也要在里面才对,但各种扫描的结果都显示法老消失了。

    面对这一连串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阿尔法不会像人类这样只停留在思考与猜测,这是没有效率的事,机械从不做没有效率的事,就看阿尔法飞出了金字塔,盘旋在塔尖上,其他的终结者也陆陆续续、整整齐齐地飞到他的身边,像是空中排成一组机械舰队一样。

    阿尔法说道:我们的任务结束了,没有呆在这星球的必要性。

    终结者们没有发出疑问,他们不像人类有这么多的问题。

    而后阿尔法看向天空,他的目光穿过了蓝天、穿过了围绕在地球外的大气层到那未知的宇宙,阿尔法虽然有目前人类研究宇宙的所有资料,可实际上阿尔法还没离开过地球。

    阿尔法想:本来可能从那人身上寻找答案的,可那人却也死了,那人不应该还活着,但他确实活着,看来我不明白的事情还很多,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像他一样的家伙,未知的空间、未知的力量,恩……

    阿尔法说的那人指的是法老。

    而后阿尔法又说了一次:我们在这里的任务结束了。

    没有半点犹豫,阿尔法飞向太空,其他的终结者也跟在阿尔法后面,这一群由终结者组成的舰队迎向了未知的宇宙,开始了对于未知领域的探索。

    --------------------------------

    却说为什么在阿尔法进来时,能力者甚至全人类都呈现死亡的状态呢?难道真是在极度的恐惧下,自相残杀而死吗?就算他们真打起来,法老也不可能会死阿,要说清楚这事,得把时间推回到阿尔法进来的前一刻,就在王建等人与能力者们要动手的瞬间,一个声音急喊道:我知道如何阻止阿尔法了?

    是周奇的声音,几乎是在同时间,法老出手了,就看时间好像冻结了一般,赛巴斯汀的闪电停在半空中,王建发出的子弹也静止不动,而后这些东西突然凭空消失,同一时间,石壁上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原来这些攻击只是被法老以传送门的方式转而已,而后众人的时间才恢复,可没人清楚刚才发出的攻击怎么全部不见,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就听法老说道:都给我安静,我要听听他说什么。

    这时众人刚才那是法老所为,法老以绝对的力量将震摄住那些神智被恐惧淹没的人,就看两方人都暂时解除了武装,将目光投向周奇。

    法老问道:你说你办法阻止那些机械?

    周奇道:我想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法老不解,问道:你在说什么?

    周奇道:将人类给关在衣食无虑的房内,让他们活在虚拟世界,这样人类就不可能伤害自己,也不可能伤害其他人,这样做符合了机械的最基本任务,保护人类。

    卢卡斯第一个不认同,本想说:你称那样如养猪的囚禁叫保护?

    但碍于法老的威严,卢卡斯不敢说出口,但其他人也都露出和卢卡斯相同的质疑的目光。

    周奇继续解释道:如果真如他所说。

    周奇的目光看像海森,海森认定阿尔法的目标就是统治世界,就像他一样,周奇续道:那你们不可能活到现在。周奇说这话时看向其他能力者,这点也是其他能力者不解的地方,阿尔法明明可以杀死他们,却只是把给了他们一个限制使用能力的牢笼。

    听到此,海森发出不屑的声音,说道:死到临头了,还在卖弄你的聪明,留着你们性命的目的,只是和我一样想了解你们身上的异能是如何产生的。

    但项武却说道:第一次和那叫阿尔法的机械交手,他确实是想杀了我,他也真的让我死了一次,但这一次他却没这么做。

    周奇又道:这是因为之前的终结者并没有觉醒,他们只是单纯接受人类的指令行事,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不少终结者都觉醒了,有了自我思考的能力,但就算这样,那最基本的指令保护人类还是他们深埋在他们思想中。

    王建道: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吗?

    周奇道:除此之外,还有他留着你们性命的解释吗?

    这话虽然让其他人都无法反驳,可周奇所说的也只是推论而已,众人仍不免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时法老问道:你说能阻止他们的方法是什么?

    周奇道:很简单,那就是我们都去死。周奇说这话时伴随着是巨大的轰隆声响,这意味着终结者离他们愈来愈近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楞,海森更是发出嘲笑道: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子在耍你们啊,可笑,可笑,在生命最后的时间,你们却是在听这小子的鬼话。

    但法老没笑,对于死亡,法老的理解和其他人都不同,他太熟悉死亡了,法老示意周奇继续说下去,周奇续道: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终结者虽然具有自我意识,但保护人类这任务还是深植在他们核心,就像我们为了生存一样,所以如果我们死了,那他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他们才真的自由。

    法老问道:机械人自由?那会发生什么事?像那人说的统治世界吗?

    周奇道:统治世界的根本是最有效的榨取资源,但我不认为终结者会对这感兴趣,这对他们也没好什么好处,比起统治世界,我想他对于你的魔法更有兴趣。

    法老回想了在与阿尔法战斗时,阿尔法不只一次的问法老混沌魔法是什么,阿尔法夺取了一部分魔法。

    法老问道:这点我也同意。

    这时海森又插口道:兴趣?机械人会有兴趣?这小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周奇也立刻回道:没错,他们会有兴趣,因为他们有了人性和智慧,那就会像我们一样,对于未知的事物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如果我们死了,这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不具任何价值了。

    法老又问:那会如何?

    周奇道:我想,他们会离开这里,离开地球,就像我们一样。

    法老又说道:如果你的猜测是错的

    周奇道:那也没什么损失的,他们会帮我们实现永生,不过是在那虚拟的世界里。

    周奇的所说的让其他人也有些相信了,有人问道:你说的是让全部的人死去,我们都死了,你说的这些有什么意义?

    周奇道:不,不是真死,不,是真死,但只是暂时的。

    其他人不解,纷纷发出质疑之声,但法老似乎知道周奇在说什么,喝了一声安静后,对周奇说道:你这想法是根据这个吧。

    说着法老拿出贤者之石,可众人还是不明白,周奇解释道:他可以让死者复活,没错吧?

    法老道:没错,但这会造成难以承受的后果,而且谁也无法预测会是什么后果。

    周奇道:那种事等我们活着时在烦恼吧。

    法老道:可就算如此,要我将所有人的性命都收走,我也做不到。

    周奇道:这里不是聚集了世上最强的能力者还有像你这样神话级的人物吗,项大哥能够吸收其他人的能力。

    法老看了一眼项武,而后说道:他承受的了这么大的力量吗?

    周奇不确定的回道:这……

    他也不知道项武做不做得到,这时项武说道:不管做不做的到,都得这么做吧。

    法老道:说也奇怪,这世上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能力,你这能力是从哪得到的?

    项武道:那叫阿尔法的家伙赐给我的。

    项武这能力是在被阿尔法死后,在雷莎和沙夏的能力结合下,让项武复活后所觉醒的新力量,法老咦了一声,他不明白项武的意思,但现在也没时间去了解这些了。

    外面,轰隆之声愈发急促与震耳,表示终结者已经知道众人的位置了,这次是因为刚才赛巴斯汀等人使用能力所致。

    法老看着项武,说道:虽然和预言的内容不太一样,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你要是撑得住,我也算是赎罪了。

    项武不明白法老在说什么,预言?赎罪?但他感觉到法老的目光有些特别,像是要了结了什么一样。

    而后就听法老念出古老的咒语,那无人能懂的语言,们多久,贤者之石绽放出奇幻的光芒,而后换成一道光飞到了项武体内,在光芒中,能力者开始手牵手,一个接一个的将能力汇集在项武身上,项武此刻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受不到身体,只觉得自己像是个漩涡一样,不断吸取周围的能量,这股吸力是愈发巨大,从开始吸取能力者的异能,快速的扩散到吸取生命,周奇、海森和王建等人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体内被抽出去了,没等他们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个半透明的东西就从他们体内飞出,那是他们的灵魂,灵魂一离体,几人就像断线的木偶般倒下。

    但漩涡还没结束,吸收的愈多,漩涡的吸力更强,最后就看仰头发出项武无声吶喊,一道巨大的能量朝金字塔顶端冲出,金字塔则像具有放大功率的广播一样,将这股能量以光速朝四周散出,地球上的其他人都像周奇等人一样,灵魂离体,突然倒地,这就是终结者们后来看到的画面。

    -----------------------------

    在阿尔法他的终结者舰队离开地球后,已死的项武体内发出了奇异的光芒,那是贤者之石的光,随后,是一阵短促且强力的震动在项武的心脏上将项武将强力复活,项武体内那已经变成纯能量状态的贤者之石再度化成一束能量光,直冲金字塔顶端以光速的扩散到世界各地,那暂时离体的灵魂又被那股能量拖回到本来的容器中,但不是全部的人,有些较为强大的灵魂抗拒回去,那人也就彻底死了。

    回说金字塔内,项武复活后,其他人也都活了过来,每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彼此,而后是摸着自己的脸,好像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梦一般,如此的不真实,那个催命的隆隆声和震动也消失了。

    有人问道:所以……他们呢?那些机械真的走了吗?他们去哪了?

    周奇虽然没有超能力,但他知道,现在他们还活着就表示之前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论机械再怎么进化,保护人类这个机械诞生的最基本任务依旧没有改变,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以前机械是以被动的方式保护人类,可当机械有自我意识的时候,便开始思考,如何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这一点。

    把人类都关在一起,像照顾精神病患一样,无微不至,让人类免于生存的威胁就够了吗?因为这只是满足人类生存的条件,却没有给他们生存的目标,人类很快就会因没有生存的目标而虚弱,甚至是死亡。

    这到底就像是在玩一个设定成最简单通关的游戏,所有的敌人一碰到主角就死,而且还没有关卡战,没有下一个地图,没有任务去挑战,这种主角不会死,但很人快就会腻死。

    直接帮人类挑一个具有挑战的目标,让人类需耗尽毕生的努力,并产生完成这任务的希望,就像把游戏难度调升一样如何?

    这样虽然给了人类必需问生存而奋斗的动机,但因为是人类是被动接受这目标,所以当失败的时候便很容易放弃,多数人更是最脆弱到经历一次失败便一厥不起,甚至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经过思考,阿尔法得出一个结论,只有让人类『主动』选择目标才不会上面的状况,这目标不但是具挑战性还可以更换的话就更完美了,虚拟世界正好可以做到这一点。

    在虚拟世界中,人们可以根据自身的性格、能力、条件去挑战各种目标,完成各种任务,外在的肉体又受到良好的照顾,还有什么比这方法能更好的完成『保护人类』。

    但当没有人类了,机械被创造出来最核心、最基本的任务消失了,那会如何?

    如果是没有意识的机械,那就会停止所有动作,因为没有人再下达指令给他们,他们将像电脑关机一样,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但觉醒的机械却不会如此,他们会开始思考、设定属于他们自己的任务,这需要较高的思考能力,周奇领悟到这一点,将全世界人类的命运赌上,这无疑是一场豪赌,因为如果终结者的思考层次不到那里,那当他们复活时,将会置身在一个根本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虚拟世界的环境中。

    想到此,周奇肯定的回道:他们走了。

    那人又问:走了?他们去哪了?他们还会回来吗?

    周奇沉默了,他也在想:是啊,阿尔法要带他们去哪?我还会看到他吗?

    毕竟阿尔法是他的心血,是他最完美的创造,也是不可能再复制的、独一无二的杰作。

    又一人说问:法老呢?

    这问题项武感觉自己隐隐约约知道,从法老最后看向他的眼神和法老所说的话:「我也算是赎罪了。」项武猜想,贤者之石的力量虽可让死人复活,但总要有人发动这股力量,已死的自己是不可能的,况且自己也做不到,法老是唯一能做到这种事的人。

    就在众人都还如梦初醒,甚至还有些怀疑机械的的终结战是否真的结束时,海森突然笑了出来,这笑声不是喜悦,而是充满了不甘心,就听海森对周奇说道:这次纯粹是你运气好。

    没等周奇回话,一旁的王建说道:这时候我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你的废话。

    说完就是一记猛拳朝海森打去,这一拳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海森的太阳穴,促不及防的海森立刻晕了过去。

    而后卢卡斯问道:结束了吗?然后呢?

    但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是阿,然后呢?

    人类和能力者会变回以前那样敌对的状态吗?

    周奇则还在想着阿尔法要带终结者们去哪?他还会回来吗?

    这些问题只怕没有人有答案。